毛笔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慕医生,你老婆又闯祸了 > 第725章 她不能回到原点

第725章 她不能回到原点

毛笔小说网 www.amkd.cn ,最快更新慕医生,你老婆又闯祸了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725章 她不能回到原点

    慕煜行的模样也不会比她好看到哪里,英俊的脸上布满了阴霾,眸底更是一片血腥,“温静,不要在我面前说死这个字!”

    他无法忍受这个字眼和她的名字挂上钩!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见到男人已经拿起了旁边的刀子,强硬地把刀柄塞到了她的手上,低沉冷漠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逼迫,“你知道怎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握着刀柄,男人的手就松开了,“恨我杀了你哥哥是吗?我说过的,我会偿还你一条命,来吧。”

    温静瞪大了眸子,几乎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面前的男人,手用力地抓着手里的东西,一字一句地道,“慕煜行,你不要以为我不敢,如果你真的要挡在我面前,我会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他竟然这样逼她,他居然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逼她。

    温静的眸子渐渐地冷下来,手臂缓缓地抬起,刀尖对准他心脏的位置,字字清晰干净利落,“我要是刺进去了,你就让你的人放我走吗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一片绝望,没有一丝一毫的让步和妥协。

    慕煜行淡淡道,“你对我下手了,我会给你离开的机会,但是温静,如果下次我们再遇到了,你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温静笑了笑,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如果我杀不了你,那么我总有一天会被你带回来,是吗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她最好一刀直刺他的心脏,让他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是吗?

    她收敛起眉目里嘲讽的笑意,轻轻地道,“慕煜行,我们真的一点都不合适,我们都太极端了,拿命来赌,只会互相伤害。”

    她用他们孩子的命,而他,用他的命。

    温静只觉得现在头顶天花板上照下来的灯光压抑得几乎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太极端了,这样的性格就算勉强在一起,也不会圆满的。

    慕煜行眉目不动,只是淡漠道,“那你就动手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温静的手缓缓地靠近,再靠近。

    一定是此刻的灯光太刺眼了,所以她的眼睛才会这样的生疼。

    那种疼以极快的速度在她的心头蔓延开,她疼得厉害,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和哀求,“慕煜行,我求求你,不要再逼我了,我真的没有办法这样跟你在一起,我做不到,你不要逼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再逼她了,她真的很累了。

    脑子里的那根神经绷得太紧了,仿佛随时都会彻底地断掉。

    慕煜行一步步地逼近她,刻意压低了嗓音,“你不是恨我吗?你不是想要离开我吗?那就刺进来,温静,这一刀之后我们之间的仇恨就一了百了了,我也不想欠着你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慕煜行觉得她要是动手了,他们之间那些连他也无法理清的恩怨情仇也可以彻底理清了。

    他以后可以不用顾虑那么多了,可以只爱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过来了!”他一步步地逼近,她只能一步步地后退,这样的感觉让她很恐慌。

    她不能回到原点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已经走得太远了,她不能再让所有的事情都回去。

    她已经没有信心了,再来一次,在承受一次覆灭的悲剧。

    慕煜行看着她的眸子,她的情绪已经几乎被逼的崩溃了,“如果你不动手的话,那就继续做我的慕太太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甚至伸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温静刹那间,终于是抬起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还没有亮,整座城市都还处于昏睡的状态,沉寂得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余景焕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在机场了,刚接下电话的时候便是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。

    他的心一沉,低声问道,“怎么了,温静,他不让你走吗?”

    就算慕煜行真的不让她走,她也不会这样哭的啊。

    而且他从没见过她哭得这么厉害,已经是到了喘不过气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温静坐在出租车的后座,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屈膝抱着自己的身体,额头抵在膝盖上,整个肩膀都抖动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前面开车的司机不时地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只是一直哭着,余景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好安慰道,“你别伤心,要是走不了就走不了,我们晚一点再离开也可以,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,不能有这么大的情绪起伏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他只听着她的哭声就感觉到她似乎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,他见过那么多病人,但也没有哭得这么伤心的。

    温静只是一直摇头,哪怕她其实是在打电话对方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动作,她一边摇头一边抽泣着说,声音也是模糊不清的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走,我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余景焕蹙眉,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温静闭上眼,她不明白,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心痛,只觉得脑袋痛得像是要炸开了那样,一根一根地神经在剧烈地扯动着,“我在车上,我很快就会到机场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前面开车的司机终于忍不住问,“小姐,你是什么时候的飞机?不然你先去医院看看吧,身体不好搭飞机也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温静抬头看了眼后视镜,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,面无血色,黑漆漆的眸底一片空洞,连唇瓣都是苍白的,尤其是握着手机的手都在一直颤抖着。

    她用力地抱着自己,从没觉得这么冷过,那股彻骨的寒意从身体的最深处源源不断地传出来,眼泪止不住地一直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是一片空白,她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把刀刺进去的,只知道他的胸口流了很多血之后她才察觉自己真的动手了。

    她居然能向深深喜欢的男人动这样的手,这样的认知让她几乎崩溃的神经紧绷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,落荒而逃的那一刻,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,不然她真的会疯掉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闭上眼,心脏终于开始抽搐地疼痛者,又茫然又恐惧。

    她那一刀……究竟是刺在了哪里?

    男人血染白衣的模样从模糊到清晰地出现在她得到眼前,她的呼吸越来越弱……

    她甚至记不起来那一刀之后,他究竟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震惊?意外?还是,松了口气。
友情链接:直播网  英超直播  极速体育  足球直播  网络小说  足球比分  直播网  欧冠直播  直播台  足球直播  直播台  欧冠直播  小说网  360直播  360直播  笔趣阁  足球比分  体育直播  英超直播  直播网  小说  小说  小说网  极速体育  网络小说  体育直播